为什幺就算鸡蛋是错的,我永远站在鸡蛋这一边?

610浏览 分类:L生活节 2020-06-15

前几天录EP时,录音师看着歌词问我:「要一直站在鸡蛋这一边?这句是什幺意思?」这故事简单来讲是这样:

村上春树在2009年得到了耶路撒冷文学奖,当时由于颁奖的以色列政府空袭巴勒斯坦造成无数平民死伤,有一派声音是希望村上春树拒领这个奖项,表达对以色列的抗议。但村上春树选择出席领奖,面对台下的以色列高官们,面对背后那些质疑他的声音,一向不喜欢公开谈话的他,选择来到以色列的颁奖台上,为那些在战火中无辜牺牲的生命、面无惧色地讲出这样一段话:

他说这是影响他创作最重要的一段话。

起初,我其实很疑惑,既然鸡蛋是错误的,为什幺还要站在鸡蛋这一边?难道就因为是弱势,错误就可以被原谅、甚至错误就会变成正确吗?我们应该凭藉是非、而不是根据对方的身分来判断对错不是吗?

后来,随着开始参加冤狱平反协会、废死联盟、国际特赦组织等等NGO的活动,我开始明白一个道理:

正确的对立面,常常不是错误,而是贫穷跟弱势。

举例来说,我们看到新闻上那些富二代、艺人们酒驾的新闻,就愤怒地想要对酒驾者施以鞭刑,但这鞭子真的能打在他们身上吗?还是比较容易打在喝了维士比,骑着十几年没换的破旧机车的工人身上呢?谁比较会为了搭小黄的几百块铤而走险?是富二代,还是那些只求下一餐温饱的工人?

又或者,我们看到某些大企业违反劳基法结果「重罚两万」,就气得要求劳基法把最低罚则提高,但提高了罚则,真的罚得到大企业吗?还是比较容易罚到巷子口早餐店含辛茹苦的老闆娘呢?谁比较有资源跟人力来符合甚至规避劳动法要求?是大企业,还是一个月不过三、四万收入的早餐店?

慢慢的,我知道自己想错了,村上春树说的是:「无论鸡蛋是多幺地错误,我永远站在鸡蛋这边。」他并不是对错不分,并不是觉得弱势就可以酒驾、就可以违反劳基法。他有对错之分,但他愿意平等看待每一个灵魂,对于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来说,他们手上的资源注定他们永远比别人「更平等」。如果我们希望这个世界是公平的,那当天平强势的一端可以放上金钱、权力、声量时,弱势的一端可以放上什幺?他们早已一无所有。

所以村上春树说:「我永远站在鸡蛋这边。」意思是,把我村上春树放上去吧,把我们、把在意公平的我们都放上天平弱势的一端,让世界可以真正地平等吧。

明白了这个道理后,我就一直把这段话记在心上,甚至写进我的歌里。后来开始写一些专栏时也一直提醒自己,批判党国或名人要怎幺兇狠都没关係,但面对比自己更弱势的族群或个体,即使想法不同,也尽量别恶言相向。

为什幺就算鸡蛋是错的,我永远站在鸡蛋这一边?

因此,见到拥有数万粉丝的人,把我毫无群众基础、简直社会边缘人的脸友公然贴在脸书上骂时,我是真的很吃惊。那根本不可能讨论,还比较像是公审,而且评审清一色是他们的粉丝,可以想像一下,当你一个人站在台上,面对数万名跟你想法完全不同的人,而且在他们的场子,他们讲话都没在客气,那幺你的心理压力会有多大?

我看到时,第一个想法是:「上天保佑我的脸友坚强。」马上点了他们的脸书,啊,好险,还有在继续发废文。

第二个想法就是,我要骂人,骂那些高墙。我要想办法让大家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当你成为相对的高墙时,你的一言一行都应该更谨慎,更去尊重每一个意见不同的灵魂。因为你有一群追随你的人,你的价值观会影响他们。当你抓几个没有反抗能力、即使反驳也会被淹没在你的媒体声量中的人来公审时,背后的价值观就正在带领我们走向一个持强凌弱的不公平社会,你正在表现自己身为高墙就能为所欲为的傲慢。

也许你们内心并不是那幺丑陋,也许你们只是想得很简单,就跟以前的我一样,见到跟我意见不同、我认为他们有错的人就骂,但这社会不是「无论高墙或鸡蛋,我永远站在正确的那边」这幺简单。没有人永远是正确的,如何保护跟你不同的声音,同时又坚定自己价值的底线,始终是我们人生的课题。当你身为高墙,当你随便一篇文章的讚都比别人的所有好友数还多,你就要清楚自己有能力捏碎那颗鸡蛋,而我相信这就是我们该踩稳的底线:无论鸡蛋多幺地错误,我们都要保护每一颗鸡蛋不被高墙的手捏碎,尤其当你自己是高墙的时候。

「谁是谁非,自有世人、时间或历史来定论,但无论如何,站在高墙这方的作品,没有任何价值可言。」这是村上春树当天,接在「永远站在鸡蛋这边」之后说的话,如果把我们的人生看成一部作品,那拜託,我们可以让这部作品更好。面对高墙时,我们可以是永不放弃的鸡蛋,而面对鸡蛋时,我们更应该当一堵温柔的墙,这才是我们想要的社会。作一个更有价值的人,不要再当高墙上的人渣。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