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运算革命》:性爱机器人越来越逼真,是不是好事一桩?

299浏览 分类:L生活节 2020-06-10

作者:理查.杨克

最早的性爱玩偶始于十五世纪左右,是用布料做成的旅游夫人(dames de voyage),让船员于长期航海期间在船上共用。不用说,这是极不卫生的解决办法,但是基于细菌理论与现代公共卫生还要几个世纪才出现,因此就无可厚非了。

对性爱玩偶的迷恋并不限于思乡的水手。其实对某些人来说,其吸引力似乎远远超越解决未得满足的性慾需求。举例来说,在一幅十九世纪的印度波斯风格画作中,一个蒙兀儿男子显然正在与一个丰满性感的玩偶及一对人造阴茎性交。虽然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玩偶的女性特徵,但是它却不怎幺逼真,看起来倒像是裁缝用的无头人体模型。

直到发明硫化橡胶,比较逼真的性爱玩偶才开始成形。二十世纪初,一些製造商开始为「挑剔的绅士」生产充气娃娃。


之后数十年,有许多公司企图为恋物癖者、好奇与寂寞的人製造栩栩如生的性爱玩偶。虽然硅胶和其他材料的发展大致改善玩偶的样貌与触感,但是大部分玩偶依然牢牢位居恐怖谷,看起来正好不够像人,而让许多看到它们的人(虽然似乎并非所有人)产生强烈反感。

随着科技进步,玩偶爱好者势必希望製造出来的伴侣愈来愈逼真,如今有数不清的製造商正企图满足这个利基市场。真实娃娃(RealDoll)就以六千美元至八千美元提供一系列的型号,不过一旦增加各种不同「选项」,价格就会迅速攀升。还有更昂贵的是,位于洛杉矶的Sinthetics公司所製造的「人体模型」,售价从五千七百五十美元到两万五千美元以上!

机器人学的进步,促使业界投入更多努力,追求开发逼真的虚拟伴侣。美国的真实伴侣(TrueCompanion)公司销售的罗克希(Roxxxy),号称是「全世界第一个性爱机器人」,售价七千美元,而该公司的男性版洛基(Rocky)售价相仿。这些品项都有一定程度的人工智慧,可以听、说,并进行简单的对话。它们对碰触有反应,而且会做出如性行为般的节奏摆动,只不过要说这种动作「逼真」是有些言过其实了。这些机器人甚至有人造「心跳」与循环系统,以便从内部加热,还有在程式预先设定人格的选项。不用多说,这才只是开端。

越趋逼真的性爱机器人

暂时不管道德判断及实际与否的讨论,这个简略的历史总结突显出几个重点:一、我们有一种倾向,会将性爱玩偶当成二十世纪中叶突然出现在色情商店的东西,但是事实绝非如此。複製人类性伴侣是已经构思、製造,并且追求十分长久的事,远比多数人所知更久;二、有些顾客愿意花大钱购买最好的「伴侣」,体验金钱所能买到的最佳感受;以及三、儘管有所进步,市场依然对更加逼真的性爱玩偶与机器人有需求。

随着科学与工程各领域的进展,这些性爱机器人的实体部分只会更加改善〔性爱机器人(sexbot)很明显就是综合「性爱」(sexual)与「机器人」(robot)而成的〕。举例来说,由于为截肢者设计的神经义肢更为逼真,同样的科技有些也会运用在机器人上,为了生物医学用途而模拟皮肤、骨骼和肌肉的新材料也一样。由于其他领域对这些进展将有可观的需求,在这些进展普及的同时,性爱机器人似乎也能因而受益。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报告,到了二○二五年,「机器人性伴侣将变得稀鬆平常」。但是,即使这些材料科技变得再好,还是比不上活生生的真人;纵然有能力像精密的聊天机器人一样进行半智慧对话,却还是无法完全说服我们这些机器是人。也就是说,除非这些设备获得解读、模拟,甚至还有内化情绪的能力,一旦实现,我们和它们的关係将会彻底改变。虽然这对有些人来说似乎匪夷所思,但事实就是这种科技可能在数十年之间实现,而且几乎可以确定就在本世纪。

人工智慧专家大卫.李维(David Levy)在二○○七年的着作《机器人与性爱》(Love and Sex with Robots)中预测,能够模拟人类情绪、维妙维肖的机器人大约在本世纪中叶就能实现。李维表示:「机器人学在实体这条路上需要的进展,还不如心智方面遥远。」李维针对他的预测时间线之主要预告是,如果有足够的商业需求,特别是在成人娱乐产业,就会加快发展与消费者採用的速度,如同一九七○年代末期及一九八○年代初期的卡式录放影机。倘若真是如此,李维预料在十五年到二十年后将会有十分逼真的性爱机器人产生。因此,我们为这个即将出现的现实做好準备就说得过去了,因为等它出现后,各种变化都有可能发生。

显然性爱机器人与性爱玩偶目前都不足以複製人类的行为,特别是在情绪方面。但是,随着情感运算为我们的装置灌输不同程度的情绪觉察,认为它们比较次等、不如人的看法可能就要消失了,至少对一部分的人而言。可以解读并回应人类情绪的机器人,在很多方面都不只是性爱机器人,它能以更深刻、更人性的层次与我们互动,本质上超越了单纯的机器,而它也不再只是为了刺激基本性反应的装置。就像有些人召妓,与其说是为了性,倒不如说是为了满足生活中原本缺失的人类情感联繫,对一些机器人爱人来说可能也是如此。性可能真的变成次要的考量。


性爱机器人带来的好处与反弹

情感科技在性生活中的应用可能会带来许多好处。首先,虽然有些人想要维持对浪漫爱情的完美理想,但是其实不见得「每个人都有一个特别的人」。此外,并不是所有人都想要或能够处理与真人之间错综複杂的人际关係,因此这种科技或许正是他们填补生命空缺所需要的。至于在其他的情况下,也许可以充当权宜之计,提供缺乏社交经验或技巧的人当作「辅助轮」。比较正式的是,性爱机器人甚至可以在治疗中当成性辅导师,代替真人治疗师。

潜在的优点还扩及个人健康与福祉。已有相当多的研究证实,健康的性生活可带来许多身体健康的好处,例如:降低高血压、减少心脏疾病的风险、平心静气,以及强化免疫系统。有些研究甚至指出,规律的性生活还能延年益寿。对于那些对人类性关係不甚满意的人,逼真的机器人性行为或许能提供一部分这方面的好处,甚至是所有的好处。

和所有科技一样,这项科技同样会有负面的反弹与后果。药品、赌博、电玩游戏等任何不断刺激释放多巴胺的事物,都有可能会让基因有上瘾倾向的人转变为成瘾行为。(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传导物质,能激发脑部奖励系统,是增强有利演化行为的化学工具。)性成瘾绝对可以列入成瘾行为,随着性变得几乎随时可得,无论想要什幺样的形式皆可,成瘾对有些人来说似乎就顺理成章了。既然有特定一群人对多巴胺的反应是让他们更容易出现成瘾行为,这些人就会更容易落入滥用的循环。假设社会的反应就和对其他的成瘾行为一样,我们大概能预见机器人性爱(robo-sex)会愈来愈普遍,接着就是确认这种新的成瘾症,然后为了解决这个滥用问题会有愈来愈多性成瘾治疗机构。

比较有疑虑的是,我们如何处理性较为黑暗的一面。在许多较温和的恋物癖者之外,还有人企图把这些装置用在非常令人不安的用途。性虐待、恋童癖及凶杀纪实幻想,很遗憾都是再真实不过的事了。虽然有人觉得类似这样的科技可以充当发洩途径,给予这些人安全处理执念的方法,但是也有可能造成误导。不幸的是,至少也有同样多的证据显示,这样的科技并未减轻问题,反而为肆无忌惮的性虐待者与精神错乱者提供方法。

书籍介绍

《情感运算革命:下一波人工智慧狂潮,操纵你的情绪、贩售你的想法,将是威胁还是机会?》,商周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理查.杨克
译者:范尧宽、林奕伶

全球的情感运算市场,将在2020年飙升至425.1亿美元,如火如荼进行的情感运算应用,正如星火燎原般扩散到各个领域──

分析观众浏览广告的表情变化,预测广告的可能效益从客诉电话探测声音情绪,决定要用什幺策略回应抱怨打造「情感义肢」协助自闭族群,使其社交生活重见天日在谈判或面试中侦测对方底限,计算最合理的成交条件从学生的情绪反应判断课程难易度,量身订作学习计画连结大脑介面,直接「修改」心理疾病患者的情绪从情绪分析看出一个人是否在说谎,甚至……如何让他相信一个谎!

当情感运算分析的範畴越来越无法控制,随之而来的收益与好处更加无法计数,机器人从「恐怖谷效应」引发人类排斥,变成最好的保母、看护、教师、员工甚至恋爱对象,却也有可能成为最骇人的诈欺犯、杀手与骇客!

在你我开始将最珍贵的信任交付给机器前,必须更加审慎面对,当机器比人类更能準确辨识甚至预测情绪,在这个从资讯到情感的隐私都无所遁形的世界,人类与科技该如何平衡共存?未来究竟会面临飞跃的进步,或是失控的颠覆?本书以一个未来学家的观点,提供读者最多面向与充满智慧的剖析。

《情感运算革命》:性爱机器人越来越逼真,是不是好事一桩?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