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小至郭襄、老至黄药师,都对狂放不羁的杨过倾心不已?

270浏览 分类:M鲜生活 2020-06-15

今天说书人系列要来谈谈杨过跟他的玄铁剑。

玄铁剑是一把充满魅力的兵器,这一点应该很多人同意。

金庸赋予玄铁剑的「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这八个字,与杨过的故事放在一起看特别有意思。

论起金庸小说中的主角,杨过的人气应该是数一数二高的。个性狂放不羁,却又重情重义。

虽也迷惘不安,但大是大非处又往往看得比人清楚。或许正如黄蓉所见的,老至老东邪,小至小郭襄,都对杨过倾心不已。

许多人特别喜爱杨过还有一个原因。很多时候,我们总希望这些武功高强的主角,身上具有一些过人的特质。

当一个主角资质平庸,所有高强的武功都来自于特殊遭遇,对于观众来说,多少都会有些不满足。

金庸在描写杨过的成长过程时特别用心,对于一些心路历程的转变,都有清楚的交代。这些都让我们能感受到杨过是个难以取代的角色,很多事情,应该都是「非杨过不可」。

在金庸的笔下,杨过是个自小就聪颖过人的角色。他的际遇虽奇,但各个境界上的突破,都能让读者确信杨过是靠自己的力量突破的。

就算有神鵰、蛇胆之助,但我们似乎更愿意将注意力放在杨过的聪颖与顽强之上。

事实上,在众多主角之中,杨过的武学之路,是金庸着墨极多的一个。

难得的是,他让杨过有着各种奇遇,从各方高人处学得许多盖世神功,其锋芒在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却又不让他一夕之间成为顶尖高手。

黄药师看着少年杨过,曾感叹自己三十岁之前在武学上并没有这样的造诣,这一点看似强调杨过的强,实际上却让杨过的成长更加真实、踏实。(想想乾坤大挪移初成,年纪轻轻就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张无忌,杨过的成长与我们似乎更为贴近)

关于杨过的练武过程,有两段特别有意思。

其中一段是杨过困于各家武学,莫衷一是时。诸如古墓派玉女心经、全真武学、九阴真经、黄药师的弹指神通及玉箫剑法、洪七公的打狗棒法、欧阳锋的蛤蟆功及逆转经脉等等。

这些武功都是一时之选,任一家学成都足以威震天下,割捨谁都捨不得,杨过正为此深感困扰。

后来,金庸神来一笔,让故事中的大反派金轮法王提点杨过,使其经过苦苦思索,终于若有所悟,也为日后武学大成打下重要基础。

第二段是杨过浪迹天涯时,在海涛之中练剑。起初击刺浪涛呼呼有声,而后渐渐趋于无声,又慢慢变为有声。如此有声无声,反覆七次,终于随心所欲,要有声就有声,要无声就无声。

在武学上的成长,有如此细腻的心境描述的并不多见,金庸在杨过身上花了这幺多笔墨,这一点也着实耐人寻味。

回头看看玄铁剑。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这样的概念,放在少年杨过带点狡狯、带点叛逆的个性上,无异是一个巨大的冲突。

在这之前,杨过父母双亡,流落街头,加上乃父杨康带给他的原罪,幼时的种种不幸,江湖上的风波险恶等等,让他学会种种机心巧诈,也懂得伪装。

当极尽「机巧」之能事的杨过,遇上了「大巧不工」的玄铁重剑,故事也将变得非常有趣。

这样的冲突,似乎反映着杨过从跳脱到洗鍊的转折过程。「大巧不工」的境界并非每个人都能立刻领悟,金庸要谈的,似乎也不只是一种他想像出来的武学境界。

从极尽变化到大巧若拙,这中间的过程并不单纯只是境界上的直线提升,还涉及整个价值体系的重新架构。

由巧到拙的过程,也并不只是一种姿态上的转变。有意思的是,「巧」和「拙」在多数时候似乎距离很远,有时却又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将海滨练剑一段纳进来谈,又可以看到另一个层次的问题。

从无声到有声,再从有声到无声,当我们在两个点之间摆荡,无法取捨时,似乎总会希望能折衷,或找到一个平衡点。

很多时候,一个境界上的突破,并不来自于对从前选择的姿态全面的否定。

为什幺小至郭襄、老至黄药师,都对狂放不羁的杨过倾心不已?

「巧」与「拙」,「有声」与「无声」,任何价值若化成一种固定标準,那可能性也就消失了,就不美了。

我们追求的,应是如杨过最后在海滨练成的,优游于无声与有声之间,随心所欲的从容境界。随着生命起伏,各种姿态应机而作,庄子所谓「材与不材之间」,正是这个意思。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